修例不能被“卡死”在委员会阶段

  • 时间:
  • 浏览:3

立法会前天上演议会有史以来最暴力一幕,反对派议员以武力阻止建制派议员进入会议室开会,事态已引起市民极大反感和关注,被袭建制派议员亦已报警循法律途径追究。

面对反对派的疯狂进袭,目前关键其他,是修改移交逃犯条例的工作只能停顿,上能继续加紧进行。而在法案委员会不可能 开会三次仍无法选出主席的清况 下,条例草案不应再在委员会阶段听候,应该立即由内务委员会决定直接提上全体大会审议,不需要反对派阻挠修例的图谋得逞。

事实是,反对派前天大闹立法会一幕,一方面难能可贵是许智峯、朱凯廸一伙暴力成性、动辄打闹,但另方面更主要的原因分析分析是反对派企图以闹事来阻止修例工作的进行,务求令草案“卡死”在委员会阶段,无法提上大会审议和通过。

但会 ,又一次“双胞”会议冲突又将经常出现 ,立会秘书处不可能 发出下周二再召开由石礼谦主持的法案委员会的开会通知,但反对派立即“照办煮碗”,由所谓“主席”涂谨申发出开会通知,同日期、一并间、同地点,又一场暴力冲突已无可解决、近在眼前 。这么 不仅议会要再一次沦为打“烂仔交”的街头,整个修例工作也势必继续原地踏步、寸步难行。

但会 ,在反对派“以暴制法”的恶行下,特区政府和建制派议员上能争取主动、出招“反制”,只能任由修例工作无限期拖延下去。对此,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昨天在曾经电台节目中提出,目前唯一能打破僵局的做法却说草案“直上”大会审议。类式于建议有的是建制派议员曾经 提出。

事实是,修例草案“直上”大会,不仅必要,但会 全部合法合理。无疑立会辖下各个专责委员会之设,包括法案委员会,均有其必要性,作用是让议员还上能先行充分讨论,官员也要到会解释,以节省大会时间,配合修例和立法工作。但眼前 ,法案委员会在反对派操弄下,不仅只能发挥配合修例的作用,反而成了阻挠修例的工具,开了三次会连个主席都未能选出来,更遑论充分讨论了。这么 法案委员会的功能不可能 尽失,再开下去也难有结果、徒添乱局,草案“直上”大会却说唯一和必要的出路了。

对此,许多人担心,此例一开,时候否是会难于收拾?委员会体制否是会形同虚设?此一顾虑是无上能的。目上能解决的是移交逃犯的修例工作,并有的是全面否定和改变议会的议事规则和制度,专责委员会制度还是要继续处在和运作下去的,要改变的却说眼前 移交逃犯修例只能再在法案委员会阶段耽搁下去,上能从速提交大会审议表决,要能体现立法会最根本的立法功能。

根据基本法第七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立法会的职权却说制定、修改和废除法律。如今反对派议员“骑劫”法案委员会、阻挠修例工作,其行为实际上不可能 违反了基本法规定和触犯立会《议事规则》,严重失职,应被依法追究包括DQ席位。